月下清荷

甜虐皆喜

【忘羡】喜脉

南羽。:

#蓝湛逼我生儿子#ABO#
#珍爱生命,远离蓝湛#
#文渣勿怪#


巳时三刻。
被太阳晒醒只得翻身爬起,刚刚清醒本该精力充沛却觉身子乏得不行,抬手随意摸摸脉搏半晌不可置信瞪大眼。


“蓝湛——!!!!!”


风风火火一路闯进藏书阁找到正提笔练字的含光君,抢过他手中柔翰拍在宣纸上,也不顾溅了一纸上好香墨气冲冲撸起袖子将手腕凑到人跟前。“摸!”
对方一脸疑惑指尖覆于自己腕上,不过多时那张平素面无表情的脸终于有些破裂,复杂纠结溢于言表。
是了,往来流利,如珠走盘,乃喜脉无疑。
见他惊愕的又测了几遍脉搏终于接受事实,“婴,你……。”
“对啊,怀了,你的。”见人复杂神情竟有些幸灾乐祸,出言调侃。“蓝湛,这孩子,你要还是不要?你若不要,我就也不要了。”
“傻话。”闻言对面人皱了皱眉,随即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小心翼翼扶着自己坐下,又是端茶又是拿糕点,竟也有些开心。心悦之人为了自己和孩子而忙碌,听起来,好像也不错。


“婴,接下来,辛苦了。”听闻人微不可察一声叹息,知道他是在关心自己,愉悦展颜。


“不辛苦,不就生个孩子。”眉梢微挑故作轻松。
“哦?那改日便多生几个。”许是见自己并无不适,一向雅正的含光君竟开始面无表情说瞎话,末了还加了句,“当兔子养。”


“蓝湛。”
“嗯?”
“出去。”


b.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评论

热度(103)

  1. 淡🍁语-苗南羽。 转载了此文字
  2. 月下清荷南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