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清荷

甜虐皆喜

谁家孩子快拿开! 〈下〉

秦拾肆:

#撸否150fo点梗#【现代带孩子】


“江澄啊,哄孩子的时候,你就得把自己当成一个和他们一样同龄人。”魏无羡传授自己的育儿经验。
“可我看你像是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智障。”江澄冷笑,把遥控器搓到冒火花。
“诶呦,你很嚣张啊,”魏无羡一边揉着思追的小脸,一边扭头冲江澄龇牙咧嘴:“你可别忘了,你说的,跪下唱征服。”
江澄:“……蓝曦臣怎么还不回来,买包奶粉要这么长时间吗?”
“买奶粉时间不长,和柜台小姑娘聊天的时间可能会长一点。”魏无羡知道他是在生硬地岔开话题,但也不点破,继续揉思追的脸,感叹小孩子的皮肤怎么这么软这么舒服:“不过江澄你可能没有这方面的体会吧,科科。”
江澄觉得,自己引起这个话题可能是个错误的决定,当务之急应该是思考怎么将魏无羡拉出去枪毙十五分钟。
“哦?你这方面经验丰富喽?”江澄不动声色反击。
蓝忘机无声地看向这边。
“那是,你魏哥哥当年是何等风流人物。”蓝思追两个脸蛋红红的,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然而施虐者毫无自觉,还是拧着他的脸不放:“你是不知道,母婴店这种地方,柜台小姑娘都柔声细语的,特别可爱……”
背后有点冷,魏无羡拽了拽衣服后摆,总算放过了思追的脸,很是疑惑的回头,恰好迎上蓝忘机冷得仿佛能冻死人的目光。江澄在一边剥橘子,肩膀一耸一耸的,显然是憋笑憋得辛苦。
“江晚吟!人干事!”魏无羡朝江澄丢了一个苹果,后者低着头,自然没有躲过去,被砸到了额头上,响亮的一声。
旁边三个小家伙不明所以地看着这边,景仪没来由地乐了起来,带着旁边的两个小朋友也一块儿咯咯咯笑个不停。
“卧槽,魏无羡!”江澄揉着额头,拾了那个苹果准备丢回去,就看到魏无羡扑进蓝忘机怀里:“二哥哥,吃醋了不是?”
蓝忘机没说话。
魏无羡搂着蓝忘机的脖子,情话不要钱一般往外冒,又是亲又是啄,江澄一时间竟然从蓝忘机脸上看出一些不可描述的东西,用力揉了揉眼睛,却又什么都没有。
门铃响了,魏无羡头也不回的对江澄道:“澄澄,开门。”
“魏无羡我警告你,以后别用这么恶心的称呼叫我。”江澄翻了个白眼,知道门外是自己的单身狗盟友,把手里的苹果塞到金凌怀里,起身去开门。
金凌抱着苹果左看右看,吭哧咬了一口,没牙也咬不下什么果肉,只是留了一个亮晶晶的口水印。
“蓝曦臣,你是从产奶开始学的吗?”江澄拉开门,挑了挑眉,门外不只有蓝曦臣,旁边还有一脸笑意的聂怀桑。
“小区门口碰到怀桑,”蓝曦臣解释,想了想觉得还是先说说为什么迟到比较好:“店员比较热情,推荐了很多种类,看我选不出来,还留了我的电话,说是有适合的会通知我,所以耽误了一些时间。”
江澄面无表情,屋子里传出魏无羡放肆的大笑,门外的两人莫名其妙。
“留了你电话的,不是对你钱包心怀不轨,就是对你这张脸心怀不轨。”江澄让开身子,蓝曦臣和聂怀桑进来,沙发上的三个小家伙看到陌生面孔,一点都不怕生,反而一副很兴奋的样子,咿咿呀呀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聂怀桑洗了手,过来抱起景仪:“……好小,软软的,这是蓝家的那个孩子吧。”
“对啊,”魏无羡靠在蓝忘机怀里,向他指着介绍:“你怀里这个是景仪,自己坐着玩毛绒兔的那个是思追……刚打了江澄一巴掌的那个,是金凌。”
“……我可是你舅舅啊,”江澄把金凌的苹果拿过来,金凌立马就不高兴了,瘪着嘴又要发脾气的样子,江澄只好将苹果还给他:“说发脾气就发脾气,你是大小姐吗?和你爹一个臭德行。”
金凌咿咿呀呀表示抗议,聂怀桑勾了勾景仪的鼻子,觉得还是自己怀里的这个可爱。
景仪皱着小脸不满地摇头,张嘴啊呜给了他一口。
“诶我去,”聂怀桑赶紧把他放下:“小小年纪,咬人倒是挺利索,这要长牙了可怎么得了。”
魏无羡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英雄所见略同。”
“聂怀桑你是不是很闲?”江澄把金凌踢到他脸上的脚拿开:“去帮蓝曦臣做饭啊,这都几个点了。”
“他们这么小,能吃饭?”聂怀桑奇道。
“他们不吃,我们还不吃吗?”江澄朝他翻了个白眼。
“哦,也对,”聂怀桑四下里看了看:“魏兄呢?一块儿吗?”
“我?”魏无羡挑眉:“你确定?”
“……不确定,”聂怀桑打了个冷颤,仿佛是回想起什么不太愉快的经历:“魏兄你好好呆着,千万别进厨房,这种事情交给我们来就好。”
等蓝曦臣聂怀桑盛了饭菜出来,金凌已经睡着了。小孩子的瞌睡总是格外多,况且他哭了好半天,早就累了,别说他,旁边两个小家伙,也都一副恹恹的样子,魏无羡和蓝忘机抱着他们四下走了走,他们便也睡着了。
“总算消停了。”和魏无羡蓝忘机一起,将三个小家伙放到卧室,江澄长出了一口气,小声道。
“嗯。”魏无羡给他们盖好被子,比划了一个“出去”的手势,其余两人会意,依次出了卧室。
蓝忘机走在最后,轻轻地关上了门。
晚安,好梦。


#又写完了一个点梗√
#然而长征路长……

评论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