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清荷

甜虐皆喜

淇书:

炸裂的OOC


人物是墨香的


晚自习时的一个梦


羡羡奶(动词)娃


生个满地跑的愿望实现了(并不)


逻辑已死,私设如山


时间线是羡羡重生后第一次被带进云深不知处,在山门那里嚎


 


 


 


 


 


 


 蓝氏仙府坐落于姑苏城外一座深山之中。


  错落有致的水榭园林里,常年有山岚笼罩着延绵的白墙黛瓦,置身其中,仿若置身仙境云海。清晨雾气弥漫,晨曦朦胧。与它的名字相得益彰——“云深不知处”。


  山静人静,心如止水。唯有高楼上传来阵阵钟声。虽非伽蓝,却得一派寂寥的寒山禅意。


  这份禅意却突然被长长的嚎哭划破,让不少正在晨读与练剑的子弟和门生一个哆嗦,忍不住朝声音传来的山门处张望。


  魏无羡在山门前抱着花驴子哭,蓝景仪道:“哭什么哭!是你自己说喜欢含光君的。现在都把你带回来了,你还嚎什么!”


  魏无羡愁眉苦脸。


......


  尚未辩解完,自大门之中,迈出几名白衣修者。


  这几人身穿蓝家校服,个个素衣若雪,缓带轻飘。为首之人身长玉立,腰间除了佩剑,还悬着一管白玉洞箫。蓝忘机见之,微微俯首示礼,来人亦还之,望向魏无羡,笑道:“忘机从不往家中带客,这位是?”


  这人和蓝忘机对面而立,竟如照镜子一般。只是蓝忘机瞳色极浅,淡如琉璃,他的眼睛却是更为温润平和的深色。


正是姑苏蓝氏家主蓝涣,泽芜君蓝曦臣。


................以上为原文................


虽是如以往一般的温和神色,魏无羡却从他身上隐隐觉出了几分焦灼之感,其后的几位蓝家修者面上亦是有几分奇怪,不过这一切都抵不过他那颗企图通过胡说八道来达到被赶走目的的心,他正欲开口胡说八道一番,不料却出了个意外。


一个女童自蓝曦臣身后探出头来,对着蓝忘机欢快的叫道:父亲!


这一声着实把魏无羡震到了,没想到这么多年不见,蓝忘机的孩子都这么大了!亏他还笑他一脸苦大仇深活似死了老婆,真是没想到啊没想到,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蓝忘机!


蓝忘机显然也是给女童的一声父亲给震住了,脸色苍白,满脸的不可置信,下意识便回头去看魏无羡的神色。


蓝曦臣一脸无奈的笑着解释道:这孩子今天早上突然就出现在云深不知处,问她只说她父亲就是含光君,看她打扮确是蓝家嫡系无疑,问她一些蓝家旧事也是对答如流,只是一直不愿告诉我们她母亲是谁......


正说着,这姑娘像是嫌刚刚那声父亲还不够震撼似的,又对着魏无羡喊道:母亲~


死一般的寂静。


在场诸人,包括一贯自认泰山崩于面前而不变色的魏无羡,都被这短短的两个字震得魂飞天外。


魏无羡一脸恍惚地打量着这女童,女童看上去不过七八岁光景,生的玉雪可爱,一张小脸虽然还未脱去婴儿肥,但已可以预见其未来必然是个长相出众的大美人,一双眼睛似极了蓝忘机,眼睛的颜色非常浅淡,仿若琉璃,却不像蓝忘机那般冷漠,而是带着幼童特有的懵懂和好奇。容貌看上去倒是和蓝忘机不太像,但也是有几分眼熟,正想着是像哪家仙子,一个荒谬的想法却浮现在他心头:这孩子,长得竟然极像魏无羡幼时,不是他现在这副莫玄羽的身体,而是......他十三年前就被万鬼所噬的原身!


饶是那女童言语神态中的满满的亲昵信任不似作伪,在场众人也是不敢相信这个疯子一样的断袖,居然会是含光君的道侣,而更不可思议的是-----他们居然还有孩子?!


当一群大人震惊的一时不能言语的时候,一声婴啼打破了这尴尬的氛围,他们这才发现,一直乖乖地被抱在小姑娘怀里的那一团,居然是个孩子?


不待大人们完全回过神来,小姑娘已经自觉地跑到了魏无羡身前,把一直牢牢护在怀中的弟弟举高了送到魏无羡手中,魏无羡一时恍惚,顺着她的动作就接过了那个正在哭泣的小麻烦,接过来才发现不妥,在场所有蓝家人都在无声地注视着他,见状他连忙问道:你把弟弟给我干嘛呀?弟弟哭了为什么不交给你父亲去?


只见小姑娘一脸茫然地回道:弟弟饿了呀。


魏无羡又道:饿了就给他喂饭呀。


刚问出口没多久他就后悔了,小姑娘十分认真的看着他说道:可是弟弟还没有断奶,他还要喝奶呀。


 


 


 


 


 


今天的云深不知处,也特别安静呢。


 


 


 


 


 


 


小姑娘:哎呀这可怎么办呐?弟弟饿了,可是妈妈没有奶~


此处设定因为羡羡的灵魂强于肉体,所以莫玄羽的身体跟着灵魂走,越长越像羡羡自己。


我只是想写最后几句话而已......


 

评论

热度(83)

  1. 月下清荷kengke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