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清荷

甜虐皆喜

【男神X你】心战

川白琵琶羔:

大概是NP的设定。


前情提要这种东西被老花农吃了。


大家好久不见。


专注摸鱼一百年。


喜欢的话给我评论吧么么哒(づ ̄ 3 ̄)づ。

还有小红心和关注哟~








 今天的兴欣网吧有些喧嚣。




  大批的记者还守在各个掩护体后面,一双双疲倦或是如狼似虎的眼睛都定在了那个敞开了一条缝隙的网吧大门。




  说是缝隙大约也不正确,大约是容一个拳头通过的距离,抢到了好位置的记者还能隐约透过这道口子看见里面不时走过去的一个人,一闪而过模糊的连相机也难以抓拍。




  “你等了多久了?”面馆里的记者唏哩呼噜喝了一口汤,向着门口蹲着的人问了一句。




  门口的人搓了搓手,把忽然焦点转移的镜头移动了一下,更加精准的定位在那个门缝上,头也不回的回答:“快四小时了,你吃完了来和我交个班吧。”




  “行,没问题。”吃面的记者匆匆往嘴里塞了两口,抬起头正看到老板一脸无奈,他尴尬的打了个哈哈,“对不起啊,老板,打扰了,再来几碗吧,你看那些呆在外头的弟兄更惨,照顾照顾您生意,今天真是不好意思。”




  老板默默扭头看了一眼面馆外头,那些躲在花坛或者垃圾桶后面,满脸风尘仆仆样子的记者们,很是同情的点了点头:“小兄弟,没事。”




  记者们好歹吃过了面喝过了热汤,总算是回暖了一些,趁着这骨子劲儿继续紧紧盯着自己的取景框,生怕一个不留神就错过了什么重要的瞬间,长短镜头在日光下泛着漆光,严阵以待。




  刚刚走到路口,你看到的就是这样如同狙击战的画面,如果这时候走到那万众瞩目的兴欣网吧门口去……




  ——啊还是算了吧。




  你扯了扯身边人的袖子,小声说道:“要不,我们从后门溜进去?”




  下一秒头顶就被人温和的摸了摸,身边人勾起唇角露出一个清浅的笑,谨慎的看了看你示意的方向,也放轻了声音说道:“后门大概也是这样。”




  “诶?文州,那我们怎么办?”你蹙起眉头。




  喻文州顺势把你转过身来,耐心把你围巾上的褶皱整理平,免得萎靡的围巾漏进风来。确定了你不会被冻到之后,他才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在上面快速点了几下,你隐约看见那是通话界面。




  往屏幕上哈了一口气,才把手机放在你的耳边,他的声音就好像是飞雪轻落,所有的语调都恰到好处:“要不,电话里和他们商量一下吧?”




  你听见稳定有规律的接通声,忽的那边传来一阵纷乱的声音:“喂,你好,哪位?”




  这音质一听就是兴欣那个古旧却坚强的老座机了,接起来的人才刚刚问完,那边便忽然爆发出了一阵小小的骚乱——




  “等等!孙翔,你把西瓜刀放下来,谁让你用那个切葱了?”




  “不是啊,黄少天,那你倒是把菜刀给我啊,你一个择菜的怎么拿着菜刀不撒手?”




  “诶诶诶!老韩,简单点!削水果的方式简单点!”




  “哎哟——江副,这条鱼已经死了,让你家队长别盯着它了。”




  那边似乎一团乱。




  乱到毫无秩序可言。




  你有些怯生生的问道:“额,你们那边还好吗?”




  那头接听的人说话的声音非常镇定:“你来得稍微有点和我的预期不同,路上还顺利?”他很短暂的停顿了一下,接着回答了你刚才的问题,“不太好,但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真的吗?”你听着对方的背景音,明知道现在和你通话的人是从不打诳语之人,却还是忍不住怀疑这话中的真实性,或许是你的表情实在是很纠结,让一旁看着你的喻文州也露出询问的表情,“新杰,你……你们别逞强啊?”




  怎么了?——他的指尖在你的掌心轻轻的写下这几个字,像是初生的小雀被阳光烘干了一身的羽毛,在心中轻柔的蹭了蹭,恰好挠到了最不设防的柔软之处。




  心忽的没来由的漏跳一拍。




  电波传达来的话语有点失真,像是被装饰上了意外的喑哑,贴着耳去触动最让人慌乱的瞬间:“不,你可以放心。”




  “诶……”你说道。




  “你和喻文州什么时候到?”张新杰在那头问道,却忽然轻叹一声,像是对着另一处的人说话,声音稍微提高了一些:“肖时钦,那边的蛋羹已经超过三分二十秒,可能已经影响到了口感——”




  可以……放心吗?




  你有点犹疑。




  不,现在重要的不是这个。




  你提醒了一下自己应该关注的重点,才努力无视了刚才乱入的插话,对着手机说道:“新杰,我和文州已经到了。只是网吧外面……记者好多,这样走进去没问题吗?”




  口中这么说着,你心中却由衷的不想去开那扇门,记者什么的已经不足挂齿,你应该担心的是一旦门打开,里面那荣耀大神的混乱场景就会被外面的记者一览无余。




  大概,会是轰动性的新闻吧。




  不容你想得太多,张新杰沉稳的让人心安的声音再次传达过来:“抱歉,要是被记者围着,确实是不太方便。是我考虑不周了,我拜托人出去接应一下。”




  咦……?真的让人出来接?




  在这么多记者的火热视线中??




  明日头条:荣耀好男人,花式做菜???




  你忽然哆嗦了一下,很是迟缓的回答:“呃……是吗?”




  注意到你没来由的哆嗦,身边一直安静等着的喻文州眼神一暗,把自己的围巾取了下来,披在了你的肩膀上,确定了厚实的针织不会再漏进来一点风,他才松了一口气。




  “不能出去接你,很遗憾,我真的很想早一些见到你。”张新杰轻声笑了一下,略显得清冷的声音就好像湖面的碎冰,失了克制:“我在这儿等你。”




  无数个五彩小泡泡在脑海里升起来——嗷,朕要做个昏君!




  不对,歪了。




  你稳了稳情绪,忽然想到了一个你刚才忽略的问题:“新杰,不能到门口来,是手头有事情吗?”




  “有……”张新杰罕见的迟疑了一下,才终于回答道:“我在熬汤。”




  你仿佛能通过张副队那有些波澜的声音想象出那应该是一锅怎样的汤,毕竟能让张新杰如此不忍直视。




  “那么,暂且先这样,再见。”像是怕你再问什么,那边迅速的做了结束语,“挂电话吧?”




  你勉强挂了电话,在心中又回想了一遍刚才张新杰的话。




  ——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吗?




  喻文州伸手捏了捏你的脸颊,一下,又一下。直到你有些气鼓鼓的看着他时,才心情颇好的停了手,含笑的眼里像是沉着星光:“怎么了,电话里怎么说?”




  要说吗?




  要把兴欣网吧随时会被这群大神炸掉的实情说出来吗?




  你看着喻文州脸上永远处变不惊的微笑,想到自己刚才被丢脸的捏了半天,故意把眼神瞥开说道:“唔,没什么。就是让人出来接我们一下。”




  那一瞬间一定要把喻文州震惊的样子拍高清图留念!




  喻文州倒是不像是有丝毫怀疑的样子,点了点头,笑的深了几分,把另一只手上提着的菜肴在你眼前晃了晃:“那就好,趁他们还没看见,要先吃一点吗?”




   喔,这就是喻文州不去和众位大神一起忙碌的理由。




  外带白斩鸡。




 挺全能的喻队忽然就忘了做法,于是力排众议成为唯一一个外带菜品,还能接你一起来的人。




 你在心中暗想着喻文州惊讶失措的样子,乐不可支,于是义正辞严拒绝道:“还是等一会儿和大家一起吃吧!”




 这会儿你们两人在街角,不远处的记者们只顾着盯紧这网吧大门,却没有注意到这儿的漏网之鱼。




  今天除了众多返乡回家,开始假期准备过年的职业选手,众多震彻荣耀的大神们却在兴欣网吧举行了所谓的联谊年夜饭。




  虽然距离过年还有几天,但是这个消息炸的早就各回各家的记者们睡眼惺忪的从被窝里把自己刨出来,顶着萧瑟寒风在这里只等着第一手消息。




  这群职业混蛋,就不能挑个好时间搞事情吗?!




    搞事情搞事情,整天就知道搞事情!




  记者们也是满腹心酸,说起来真是欲语泪先流,无处话凄凉。




  然而为什么选在了兴欣,那理由简直简单的可怕——不然你还要到哪个地方,找到这样拥有大量电脑,能够随时供应不止一个队伍的一群职业选手的即兴大型对战?




  “嘎吱……”




  门动了。




  嗯,门动了……嗯??!日了狗了门动了!!




  相机呢摄像头呢文记呢打光的呢麦克风采集的还不快滚过来!!!




    比起兴欣网吧内部不为人知的骚乱,外面的街道上爆发出了一阵更加沉默却恍若血战的暴动。




  门缝被推开了一点——所有记者先是看见了一把锅铲,还有拿着锅铲的那只手,指节分明,收拢的样子显得很有力道,有种禁欲的味道——然而那并不意味着拿着锅铲的人很擅长运用它。




  一个人从门缝里走出来,然后停在门口。连一个多余的眼神也没有施舍给外头那些几乎不用费心费力就可以被发现的苦逼记者,只是用一种毫无波动的表情看着依然站在门里,似乎正要走出来,却还没踏出那关键一步,被门板挡着另一人。




  大新闻啊周泽楷啊!




  记者前辈激动的摇晃着记者小新人的肩膀,小新人被摇晃的头昏脑涨却还是坚持住问道,前辈,周泽楷不是有名的难采访吗?怎么才出来就大新闻了?




  前辈闻言恨铁不成钢的摇晃的更加猛烈,你小子果然菜,你没看见周泽楷拿着锅铲吗?!他不需要说话,站在那里就已经是个大新闻了!




  “前辈。”




  “行,小周麻烦你了,我这实在是不好开门。”门里面的人说道。




  啊……?!




  记者们原地爆炸,炸成烟花。




  “前辈,你小心……”




  “小周安心吧,我手没伤,打点鸡蛋还是没问题的。”那人自信满满,隔着门看不见脸都能想象出那稳稳拉住BOSS仇恨的模样。




  周泽楷让开了身子,犹豫了一下,说道:“不是,前辈,她爱吃……你别打坏了。”




  顺利从周泽楷让出的缝隙里挤出来的叶修一脸冷漠,就说后辈才不是可爱的小天使,关心手什么的都是想多了,情敌永远都是情敌。




  他瞅了瞅外头的街道,目光从那些成功将自己暴露的记者们身上掠过,垃圾桶后面藏了三个,面馆里六个,绿化里八个,嗯?电线杆子后面的那两个,藏着的意义何在?




  这一届的记者不行啊。




  叶修似笑非笑的眼睛定格在了拐角处,悄悄探出头向自己招手的你,还有站在你身后,依然保持一脸微笑的喻文州。




  你一脸懵逼的看着叶修走出来,一手拿碗一手拿着筷子,有规律的密集碰撞声在一片寂静中显得尤为清晰。




  叩叩叩叩叩叩叩——




  所有的飞沫都被控制在即将要飞出碗的边缘,完美的保持着若即若离的状态被持续搅动,几乎连筷子的残影都要看不到了。




  这个人……这个人在用神一样的手速……打发蛋清啊!!




  不只是你,这回连记者们也是呆若木鸡。




  关键是,到底谁会打发蛋清还能打发的这么让人不爽啊!!




  跟叶修几乎是同一时间注意到你的周泽楷眼神明显变亮了,那和叶修无止境的嘲讽能力共同照耀了联盟的颜值担当在第一时刻笑的春暖花开,温暖的可以融化冰雪,对着你说道:“等你好——”




  叶修干脆利落的把周泽楷再度塞进了门缝之中,把刚才推开一些的门又合拢一些,再重新拿起停下的筷子继续蛋清打发之路:“小周麻烦你了,张新杰让你快点回去炒饭,别焦了。”




  ——久了。




  周泽楷拎着锅铲在门后把剩下的两个字说完。




  方锐从他身边路过:“哎哟,周队,不去炒饭吗?”




  周泽楷忽的回头,目光如炬:“方锐,叶前辈刚刚说,他爱吃芥末。”




  “叶修?他不是去接……”方锐忽然怔了一下,然后露出了明白了什么的眼神,“对对对没错,等会儿给他饭里头多加点儿料!”




  语毕,方锐左右看了看,悄悄从怀里拿出一个小方块塞给了周泽楷:“周泽楷,今天我们联手一起把那几个心脏给坑了,就一晚上,咱们姑且联盟!”




  “……两个人一起……她会同意?”周泽楷问道。




  方锐竖起食指轻轻嘘了一声,门缝处的漏进来的风拂落额前的碎发,掩去了眼底的控制欲:“那我们……先到者,先得。”




  外头叶修在众多呆滞的记者瞩目下处变不惊的打着蛋清,一路向你和喻文州走来。




  还差一步的时候叶修停了下来,看着喻文州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喻队,辛苦?”




  “不辛苦。”喻文州意有所指,一样笑的无懈可击,“叶队才辛苦。”




  叶修眉毛一挑,迅速将手里的碗和筷子塞进了喻文州的手里,面不改色说道:“哎呀喻队真是太会体谅人了,我好辛苦哟,就麻烦喻队接管一下这蛋清了。”




  喻文州一僵,猝不及防接过了叶修的活计,温润的话语也有了一丝波动:“叶队,你……”




  “哦哦哦,小周刚才千叮咛万嘱咐,这蛋清是张新杰亲口说了要打发满二十分钟的,我才打了五六分钟,喻队你加油!”叶修仿佛德高望重的教主传达旨意一般,慈眉善目的对着喻文州说道。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乃兵家常胜之道!




  叶修揽过你的肩跨前一步,那一瞬间从对方那边传过来的屋子里的热气好像染红的你的脸颊,他一句话来不及说,便给了你一个欣喜的拥抱。




  他的拥抱非常认真,双手圈住你的腰让你紧紧的靠在他身上,好像隔着柔软的衣服也会被对方觉察到自己心若擂鼓,叶修在你的耳边喑哑着声音,慵懒却又深藏了然的愉悦:“你总算来了。”




  忽然就怔住了,你来不及多想,甚至顾不上那些记者的拍照声。




  叶修许久才松开你,然后挺直了腰朝着背后一脸无奈正在接手打发蛋清的喻文州,非常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唇。




  喻文州眉眼依然镇静,仿若寒潭难以窥测,他回应了叶修一根富有深意的笑容。




  嗯,这就是心脏的战争啊。




  外头那些记者还未平复自己抓住了大新闻的那种激动之情,看着那三人组似是要往这边走了,纷纷翘首以待。




  你正要迈步往兴欣网吧去,却被人拉住了手。




  “嗯?你的手怎么这么冷?这时候来的路上风大了点,他们刚才让我去买瓜,我选了你喜欢的那种,倒是没想到回来正好碰上你了。”




  王杰希似是刚赶路回来,说话间微微的喘着气,把手里提着的袋子敞开给你看了看,身上的外套还带着风寒的气息。




  你看了看他刚刚买回来的东西。




  诶,好棒,是你喜欢的品种诶!




  你刚抬起头想要表达一下你的开心,却忽然被人顺势挑着下巴固定住了姿势,温软覆上你的双唇。




  啾——————




  理智乱成一团,脑海里炸成烟花。




  王杰希恋恋不舍的松开手,捏了捏你的鼻尖:“看起来是喜欢了?”




  记者们咔嚓咔嚓来不及遮掩的快门,从花坛里被激动过度的同僚一脚踹出来的苦逼新人,笔头忽然断水写不了字以至于把稿纸划破。




  王杰希从容的扫视过叶修和喻文州,露出了王之蔑视的眼神。




  你们几个心脏尽管勾心斗角,猜到我会下一步怎么出牌,算我输。






end






祝你们和男神长长久久。








好啦。


大家该睡了。


早睡早起做运动。


老花农向你们比哈特。


biubiubiu————


大家晚安,做个好梦。






喜欢的话给我评论吧么么哒(づ ̄ 3 ̄)づ。

还有小红心和关注哟~



评论

热度(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