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清荷

甜虐皆喜

「黄少天x你」暗之花01豪华午餐版

欢迟:

妖刀剑客x铸剑师paro,甜甜甜甜甜


*来填坑了,嘤嘤嘤,实在等不到烦烦生日了,发发发!


*我爱烦烦,烦烦爱我(滚


*都闭嘴专心吃糖吃糖吃糖


*中间省略号意味深长部分请戳→暗之花01




-----




阳光灿然。


穿过深林,直至溪边。


周围空旷只有鸟叫虫鸣,你端着昨日打铁汗湿的衣物,试了试溪水的温度。


还好,不算很凉。




然后你转头看了看溪水中的人。


他在下游,碍不到你洗衣服。他脸上全是污血泥沙,头发打结,在溪水中一动不动。




你有些犹豫。


继承了师父的铸剑之法,偷偷隐居于此,换得三五年的安宁,再打成师父临终嘱托你的,一把名剑。


这是你身为铸剑名师之徒的责任。


身份带给你不少麻烦,好在隐居的地点太过偏僻,外人找不到你,只当你失踪了,偶尔有山林猎户遇上你,也只以为你是山野姑娘,不会将你和铸剑师联系在一起。


但这不代表你没危险。这三年间,有几次你被误闯至此的江湖中人撞破身份,好在最后都化险为夷。




那么,这个人呢?




你默默收回目光,洗衣服。


溪水卷着衣服的汗水,往下流去。那人稍稍挣扎了,转动身子。


露出他身下的寒光。




是一把好剑,可惜只剩下半截。




一把好剑落到这步田地,可想见他当时遭遇了何等恐怖的围杀。




你不是大夫,不知他死活。但注视一把好剑,是铸剑师的天性,本能。


你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摸向断剑。




“啧。”




天旋地转。




你一头栽在溪水里,那人却仿佛生出怜惜之心,一手护在你后脑。


长发如水草蜿蜒在溪水中。


你讶然,怜香惜玉的手却探入长发间,微微用力,使你痛叫。




“谁派你来的?”




他陡然翻身,将你压制在溪水中,再用力一点,溪水就会流入你耳中,没过你口鼻,让你溺水而死。




随着他起身,贴在他脸上的泥沙成块掉下,很快露出他年轻俊秀的脸。


竟是个年轻剑客。




你慌乱地,“啊”了几声。




没有说话,你说不出口,因为隐居山林,你闲来只能对剑喃语,想喊救命都不知从何说起。




他挑眉,啧啧几声,“原来是个哑巴。”




你怒了。




“你,你才,才是,哑,哑……”


“不是哑巴,”他挑眉而笑,几乎贴着你的脸,“是结巴啊。”




然后他挨了你一脚。




看得出是个功力不凡的剑客,可惜身上有伤,才会被你偷袭得手。他却借这个理由赖上了你,信誓旦旦地说,你伤了他,就得收留他。


……什么鬼理由。




然而,赶不走啊。




你黑了脸赶他出门,他就能掀了你的瓦,钻到你屋里。你要打铁铸剑,他很知趣,却能蹲在门外,对树上鸟儿聒噪一天。


连鸟都受不了,飞走了。




“黄,黄少……”


他笑嘻嘻地抹掉你脸上汗珠,“乖,叫少天,别那么客气。”


“你,你什么,什么时,什么时候……”


他拎出两只兔子,炫耀似的在你眼前晃,“怎么样,肥不肥?我出马,抓的绝对是最肥的兔子。今晚你可以加餐了,是不是很高兴啊?哎呀你看你都高兴得说不出话了,不急不急,也不用太感激我。”




啊,你说不出话,在连珠炮式的话语下,明显你是被欺负的那个。


而且被欺负得很惨啊。




“你什么时候走?”


你气怒之下,居然说了一句完整的话。他一愣,又开始口若悬河:“你果然还是需要我陪你啊,你看你,一个人待了那么久话都不会说了,我陪你这么久你就会说话了,不感激我么?”




你一默。


他陪了你一年半。




这一年半的时间里,你最明显的变化,就是打铁的力气大了很多。


因为每天都被喂得很饱啊……


飞禽走兽,全都逃不出他的剑。一开始他用断剑打猎,每次都满载而归,你怕他出意外,给了他一把铸出来玩的剑。


那天山里老虎遭了殃。


皮毛现在还垫在你床上呢。




你感觉自己肉乎乎,圆滚滚的,他就像养猪的农人,随时准备把你养肥了吃掉。




来历不明的他啊……




你狠了狠心,夺下两只兔子,将他推出门外。


“你的伤早就好了,快走吧。”




如此完整的一句话,竟然是要赶他走。


你的心莫名揪痛着。




外面没有回应,你咬着唇,最终还是不忍,打开了门。


他不见了。




山中无日月。


铸剑之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师父留给你世上最好的铸剑之法,你是他最得意的徒弟。打造一把绝世名剑,是你梦寐以求。




然而不知何时,梦里多了别人。




铸剑炉边有他,山林溪水有他,连你的梦里也有他。




你乍然惊醒。




两个多月,他没有回来,这片山林又只剩下你一人。


你抹去额上虚汗,叹气。想起刚刚挣脱的梦,你不由从脸红到耳根。




便在你恍神的一刹那,眼前多了一把剑。


明晃晃的,锋利的,陌生的。




你沉默着看他们将几间屋子搜得乱七八糟。领头之人找不到东西,只得恶狠狠地问你剑谱下落。


摇头,不答。


再三逼问,你仍旧不肯吐露实情,只是不时看着铸剑炉。


剑谱已经投入炉中,化为飞灰,又哪来的下落。




周围忽地一静。


领头之人意味不明的眼神骤然消逝。




一只手将你扯走,刚刚沾染鲜血的剑垂在你身边,他在你耳边低笑,稍稍翻转手腕,扬起血色剑光。


“你看你,没有我在,你果然不会照顾自己。”




手起剑落,一行六七人命归黄泉。


从来没见过那么快那么狠的剑。


你心里大石落了地,这才感觉到脱力,不由自主地跌坐在地。他收了剑,念念叨叨地说着“以后一定要换把剑”,然后蹲在你面前。




“乖,张嘴。”他说。


你犹疑地撇过头,他的手很快,将一样东西塞进你嘴里。


好甜。




“这可是我特地带给你的糖——吃了我的糖,就是我的人了,不准耍赖皮啊。”他撑着下巴,状似苦闷地说,“我还怕你不喜欢糖,买了很多东西回来,不能再把我赶出去了,你看今天要是我没回来,你该怎么办?”




你被他绕晕了。


结果就是他喂了你很多糖,多得你们俩都数不清楚。




“最后一块。”


你乖乖张嘴,舌尖悠悠一卷,刚要吃掉糖块,却听他说:“哎呀,我都没吃呢,这可怎么办?”


你的脸霎时间涨红了,不是因为糖块,而是被他引走注意力,舌尖不慎卷到了他喂糖的手指。


……尴尬万分……




“让我尝尝。”


你老实地放开糖块,犹豫着要不要刮走你舔到的那边。


他把糖块放在你嘴里。


他的舌尖在你唇上浅尝辄止。




“真甜。”




他看着你。


“脸红了?糖不甜吗?”


你慌忙摇头。




舌尖稍稍探入,在牙齿上流连。




“明明很甜。”


他笑着问你:“是不是舌头僵了?让我试试?”




你快哭了,脸已经红得不成样子。


然而舌头已经不受你的控制了。




真是个混乱的夜晚。




他一直很擅长捕捉机会。


比如,一小袋糖,就成功登堂入室,爬到你床榻上。


你可以感觉到自己有多色厉内荏,一边吓唬他:“晚上不许乱动!否则我打死你!”一边卷着被子往里躲。


“好好好,都听你的。我如此英明神武,怎么会趁火打劫呢?”


他亮出了白花花的整齐的牙,小虎牙格外璀璨。




当晚他真的没有乱动。


不光是当晚,之后的任何一晚他都没有乱动。




他只会抱着刚沐浴完的你,絮絮地给你讲一些刀光血影的故事。


江湖纷争离铸剑师很远,也很近。江湖门派如果能得到一位铸剑师,那就是门派大幸,总有门派会对铸剑师用些手段。普通江湖客如果认识一位铸剑师,也是很有面子的。说不好哪天铸剑师心情好,就给一把绝世名剑呢。




有师父的保护,你很少接触江湖纷争,直至师父离世,你才身不由己地卷入了江湖中。


很陌生的故事。然而由他讲来,却很有趣。




每天你都在这样的故事中入睡,迷迷糊糊时,他会吻你眼角,道一声好梦,这才翻身入睡。


他将你保护在最安全的角落,枕边是他从不离身的剑。


随时可以为你出鞘。




直到你铸成了冰雨。


剑锋泛着冰蓝色,犹如他脱凡出尘的剑术。


你欣喜地转头,看见他眼中露出贪婪之色。


宛如压抑了千万年那样久。




你对贪婪,总是如此敏感。




你不敢声张,直至晚上他入睡,你才悄悄起身,拿起冰雨,逃走。


逃去哪里,你根本不知道。


然后他追了上来。




……






衣襟散乱。


你沉沉睡在他臂间。


朝阳初升,霞金璀璨。


年轻剑客一笑,犹如过去每天都会做的,在你额角轻轻一吻。


“早安。”

评论

热度(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