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清荷

甜虐皆喜

「R15/男神x你」王杰希-暗之花06

欢迟:

我又来玩男神了~




01少天篇  02小周篇  03叶修篇  04喻队篇  05张副篇




*作者在男神黑化的道路上飞奔,然而这一更有点甜


*尽量不ooc


*诡异莫测的大巫师x呆萌呆萌的小徒弟




*吃♂了我的魔药~~~~就是我的人了~~~~~




*刀片糖(滚




*有英文名的男人最帅了(喂




--------------




这个水桶用了很多年,桶绳该换了。




你轻轻揉搓被绳索绞痛的手心,呵了一口气。




顶着寒风,提着一桶快结冰的水,回到昏暗的城堡里。




城堡的路你了如指掌。


路过放置魔药的房间,踏过女孩子们哭嚎求饶的黑屋,走到长廊尽头。






他留了一条门缝给你。


魔药异样的香味拍拂在你脸上。




“Jess……”




你提着水桶,咬牙拼出最后一点力气,推开门,放下水桶。


扑面而来的雾气熏得你简直迷失了方向。你咳了两声,刚转身,就径直撞进了大巫师袍中。






“哎……”


你惶恐地后退,悄悄藏起双手,又在衣袖里绞了绞。




冰水和肮脏的桶绳,会弄坏他的衣袍。






“Jess……我……我不是有意的……”






你偷偷摸摸的动作已经很轻了,可还是被他看见。




“不用躲了,”


他的声音像雪山泉水坠入深渊,发出沉闷的叮咚声响。




很好听,很沉稳。


让你着迷。






于是你又偷偷抬眼。




就一眼,就偷看一眼。




最让你着迷的,不是声音,是他的眼睛。


即便掩藏在大巫师帽下,你仍然觉得他的眼睛里有漫天星辰熠熠。






他看着你的眼神滞了滞,转身走了。




你羞恼难当,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然而他已经转身离开,让星辰远离了你。






他没理会你,在忙一剂魔药。




你听他说过这种药。


据说像遥远东方名叫蛊术的法术,可以让服药的人永远离不开下药人。






你揪了揪身上破旧的巫师袍。




被他捡到这里,当做徒弟养了十年。


穿他的衣服,跟他学巫术。然而你很笨,总是学不会,现在能做的,也只有抱着他的灭绝星辰亦步亦趋地跟着,保证他的大巫师风度。






黑屋子的女孩子幽幽地看着你,又开了口:




“你简直是世上最恶毒的姑娘,愿上帝保佑,让你堕入地狱中去!哈哈哈哈——”






你手足无措,只敢往里站。




国王派出最勇敢的骑士,也没能救出他的公主。






狼狈的公主手握流光溢彩的十字架不停骂你,普通的女孩子们也跟着叫骂。她们不敢触怒忙碌的大巫师,只敢把怒火发泄在你身上。






你只得又往魔药的雾气里蜷缩。




“怎么?”


大巫师袍又一次笼罩在你身后,你退开,结巴地道:“啊,没,我我只是……”




他的目光有一瞬的了然,落向女孩子们时,对方霎时声响全无。




她们是绝对不敢触怒大巫师的。


骑士们怕他,国王们也怕他,他的魔杖所到之处,皆是一片狼藉。听说在魔法森林的深处,有个很厉害的术士,然而那个术士也是祸乱人间的家伙,虽然,和大巫师不对盘。


——可这都与她们无关。




她们都是药材,怎敢反抗主人?






巫师袍下的手指朝水桶一勾,水桶悠悠飘浮,向坩埚飘去。




女孩子们噤若寒蝉,他目光一扫,随手勾出一个。




“是这个吗?”


他在问你。




你胡乱点头。






那个女孩子一愣,开始痛哭,并朝你疯狂发泄难堪的词句。你捂着耳朵躲在角落,却听他的声音穿过你的手,进入耳中——




“再去打一桶水来。”






等你回来时,女孩子已经不见了。




外头黑屋子里只剩下惊恐的哭声。你知道那个女孩子已经消失在魔药的威力下。




“Jess,水来了……”




房间里水雾腾腾,你吃力地放下水桶,却看不见他。




坩埚边有个黑影。


你觉得他像是在看你。




“Jess?Jess?”






你揉着手,慢慢走过去,尽量让自己的视线不要接触到地上冰凉的尸体。






“成功了。”




他稍稍抬起下巴看着你,大巫师帽笼罩着视线。


你觉得其中有不明的意味。






“啊,恭喜……”




你笨拙地道喜,他依旧面无表情,示意你去取药材。他要重新炼一遍。




你不敢怠慢,飞快取好了他需要的所有药材。这间城堡你很熟悉,取药材这件事,对你来说轻而易举。




身为大巫师笨拙的小徒弟,你遵循他的要求,一点点把药材加进坩埚。




你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吩咐你做。他在这剂魔药上花了很多心血,你忐忑不安,生怕自己做错什么,功亏一篑。




薄荷。


干荨麻。


曼德拉草。






你机械地执行他的命令。每一样药草都严格按照他的要求添加进去。




他注视你的动作,在你添加最后一味药材时,突然抓住你的手。




你愣住,想抽回手,却被他牢牢捉住。






“疼?”




微微上扬的疑问,他的手指掐在你掌心勒痕边。


手掌被寒冬和绳索磨破,又被他掐着。




怎么可能不痛。






你瑟缩一下,摇头,又惊呼一声。






他的指甲划破你刚愈合的伤口,鲜红的血液凝成一滴,落入坩埚。


随即你又眼睁睁看着他划破自己的手指,往里滴了一滴鲜血。






房间里飘浮起奇特的香味。


坩埚中沸腾的药汁在火焰中冷却,凝结。他伸手探入雾气中,捞出一颗乌黑的药。






你不知说什么好。






难道这种魔药需要人血?他不愿出去抓人,才用你的血?




你胡思乱想,他仍然抓着你的手,拎起一瓶药粉,均匀地撒在伤口上。


药粉的刺激让你收回心神,你捂着扎满绷带的手,按照往常的习惯,慢慢退出去。






“等等。”




大巫师凝视你。药丸滚在他掌心,一动不动。


你觉得自己像是那颗药,安静地躺在他手中,无法动弹。




空气如同紧绷的弦。






你听见自己干涩的声音。




“Jess……”






他取下了大巫师帽。


那双眼睛一如你们初次见面的漂亮,右眼像是黑珍珠,左眼是象征天生的能力,浮动着万千璀璨星辰。






他朝你走了一步。


你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






如是几次,你无路可退。






后背抵着高大的魔法书架,破旧的巫师袍笼罩你颤抖的身体。


害怕吗?


不怕吗?






房间里很暗,雾气刚开始消散,你颤颤地看他,他迎着你的目光,唇角微微一动。


那是个不算笑的笑,像是寒冬冰面上头发大小的裂痕。你只知道在这一刻,他的情绪有了变化。








然后他把魔药送到你嘴边。




“吃了它。”






你下意识地拒绝。






他一手撑在书架上,挡住你的去路。另一只手捏着药,贴在你嘴边。


你无从拒绝。




于是你只能忐忑地,咬了一点点。




大巫师垂眼看着缺了一小块的药。


和他瑟瑟发抖的小徒弟。






“你知不知道,这颗药到底有什么用?”




他慢慢冷却的语气似乎在警告你。


你觉得自己完了,认命地闭上眼睛。






然后温和的湿热贴在了你额头。




你倏地睁眼。


落入他的万千星辰中。








“第一次见到你,你在雪地里发抖。”




双唇挪动,贴在你眉骨上。




“第二次见到你,你倒在我的城堡前。”




双唇贴在你的鼻尖,轻轻咬一口。


很甜。






“我想,”他与你四目相对,“让你出现的,不管是天使,还是魔鬼……”


他的唇在你脸颊游移。你浑身发烫,闭着眼睛僵直不动。






“那些我都不管,我只在意你,是否能继续留在我身边。”




乌黑的药丸缓缓推开你的唇,漫过你的牙。


甜的,涩的,混合了你们的血的味道。






这颗药,会满足他的愿望。






他的手不再撑着书架,而是揽着你后颈,一点一点,梳弄你的头发。黑暗让你的触觉格外灵敏,药已经落在你舌尖,即将滚落向你的咽喉。




你不自觉地吞咽。舌尖微微卷起,却恰好舔在他的指尖。




他推动药丸,伸入你齿关的指尖。






指尖在你口中摩挲。








你不知所措。






腹部似乎有些痛,也有些热。热量和酥麻犹如初春悄然的花骨朵,在你身体里扩散,绽放。




他揽着你的那只手往下一勾,原本就挂在你身上的巫师袍,连同你雪白的亵衣,被他拉到腰部,露出光洁纤瘦的背。你一惊,后退一步,巫师袍再也遮挡不住,连胸前都尽数露了出来。




他只需要轻轻一拨,你便一览无遗。






他的手从未松开,此时已经扣在你腰间。宽厚的大巫师袍笼罩着他,你却觉得有炙热无法阻挡地从袍子里透出。






他高大的身影遮在你身前。


身前是他的气味,身上的袍子曾是他的,现在混杂着你的气味。将你包裹起来,裹紧,收缩,牢牢不放。




你的视线不知何时模糊了。不知是房间的雾,还是吞下的药。他冰封已久的嘴角,似乎在你的神智行将消散之际,有了变化。






大巫师展开宽大的衣袍,让你无所遁形。






你借着最后一丝光亮,看见他舔了舔被你品尝过的指尖。






“留给我的药,很少。”他说。


“却足够让我,变得粗暴。”






--------


曼德拉草据说是西方经典的X药,嗯……








好想在最后加一句【吃我一记暗影斗篷】呵呵呵呵呵


↑此人有病




大巫师可以尽情品尝美食啦呵呵呵呵术士当然没空理大巫师啦,他还要和他的小公主好♂好♂玩呢~(指路04篇




不造下一个写谁,求小可爱们提供一下~

评论

热度(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