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清荷

甜虐皆喜

「R15/男神x你」盖才捷-暗之花08

欢迟:

    外出浪了一星期终于肥来了


    途中爪机啃粮好幸福o(* ̄▽ ̄*)o


    有吃有产,再啃不难!\(^o^)/~






    双驱魔师,西幻paro,微师徒,养成反♂扑




    01少天篇  02小周篇  03叶修篇  04喻队篇  05张副篇


    06杰西篇




    联文07肖队篇




-----    -----    -----




暗无天日的枯林。


惨淡的圆月。




和两个驱魔师。






“真的在这里?”






初春的风还是有些凉。你拢紧了袍子,回头问身后的少年。




少年穿着和你相似的驱魔师衣袍,大袖子绑在手臂上,露出白皙的手腕。衣领也因为走了一段路而热得敞开,即将长开的锁骨一览无遗。


他笑笑:“当然在,姐姐要相信我。”




你纠结地叹气。


他长得真快,冬末刚准备好的衣袍,现在才穿了一个多月,已经不合身了。






你踮起脚,像往常一样摸摸他的头。他长得很高,以前你需要弯腰,现在你需要踮脚。


少年乌黑的头发绑在身后,如同乖巧的大型犬,稍稍低头。


任由你的手拂在他头顶。






“这次的恶魔很狡猾啊,你要当心。”你说,“如果扛不住,不要硬撑。”


你的目光落向他的长柄镰刀。




“做完这单活,就给你换一把。以你的实力,用这个太委屈了。”你摇头,又叹气。




少年微笑。


“好。”




一把好的驱魔师的长柄镰刀价值不菲,需要你们给教会做一年的活儿,再不吃不喝,才能做得起。




其他驱魔师不怎么愿意借你钱。


你也很识趣,从不找他们。




驱魔师是个体力活,也很耗脑子。恶魔们都很狡猾,你不知被同行们笑过多少次,说你年轻,又带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小子,早晚会死在恶魔爪下。然而你很幸运,捡到了身后这天才小子。两人姐弟亦师徒地相依为命,日子过得也不错。


羡慕死你们,哼。






“跟紧我,别走丢了。”




你扛着自己的驱魔长镰,去拉他的手。




没有拉到。






长镰清光划破身后黑暗,充足的经验让你躲过恶魔偷袭。






枯林乌鸦乱叫,扑腾着飞走。恶魔黑影卷着不断挣扎的他,奔向枯林另一头的夜色中。




“小盖!”




你大惊失色,连忙追上去,仍然晚了一步,眼睁睁看着他被拖入夜色中突兀的黑暗城堡。


——传说中的恶魔巢穴。






你魂飞魄散,几乎是挥舞出浑身的力气,杀出一条路。


前方不是你的出路,而是直直通向恶魔巢穴。






“小盖?小盖!”




长镰挥出清光,一个小恶魔鬼哭狼嚎地逃走。


黑影散去,他脸色苍白地躺在地上,方才掳走他的恶魔举起利爪,对准他的心脏。






恶魔狞笑。


能杀死一个驱魔师,足够他在同类中骄傲一百年。






你仓皇中扑上去,长镰架在恶魔爪上。






势均力敌之时,手肘冷不防一麻。


被暗算了。






这不像恶魔的风格。


你来不及思考暗算你的人是谁,恶魔利爪拨开长镰,击穿你的身体。




血液飞溅。






你痛得无法思考,却下意识挡在他身前,希望为他争取到逃跑的空隙。


只要恶魔挥出下一爪,你一定是逃不过的。






上一秒张牙舞爪的恶魔却收敛了。它小心地瞧了少年一眼,忙不迭溜进黑暗里。


你茫然,却不敢相信。


只因为落入了他的臂膀中。




自从他开始长身体,你就没再抱过他。第一次拥抱,还是你单枪匹马将他从恶魔的围攻中救出来。


是个意外收获。






他的双臂自你背后将你紧紧环住。尚未完全长开的修长手指遮盖在你伤口上。


有些温暖和寒意。






你刚才就觉得有点不对,此时终于确定了。


他不是在给你疗伤,你被教会祝福过的驱魔之力正在被牢牢禁锢。


而始作俑者,就是正拥抱着你的少年。






血止住了。你想抬手,揪住他的衣领,却办不到。


爪伤很重,连喘气都费劲。




少年微笑着,将你打横抱起。你看见刚才围攻你们的恶魔们,正惶恐地退开。它们簇拥在你们身边,亦步亦趋地跟随少年,走向昏暗的楼上。




风声呼啸,不比楼下的残破,楼上虽然很旧,却看得出是最近修葺过的,房间摆设,样样都很新。




走廊尽头的房间应该是最宽敞的。落地窗大开,露台月色浓重,照亮房里的摆设。


——和你的房间一模一样。


你喘着气,终于使足了力气,扯住他的衣领。


然后被他反握手腕。




“嘘。”


他微笑着做出噤声的动作,你喉咙一紧,就开不了口了。




床铺很柔软,你仰躺其上,身体陷入其中,仍然死死地瞪着他。


他温柔地抚摸你双颊,你的手已经无力,根本无法摆脱他的动作。




“姐姐。”


他压抑不住欢喜,轻轻叫你。你别开头,身子却在下一刻绷紧。




他咬在你锁骨上。






你像垂死的鱼,无论怎么挣扎,都逃不出他的掌心。


他只不过是满心欢喜地覆在你身上,舔着你的锁骨,似乎有蜿蜒向下的趋势。




似乎是你的态度让他不快。


他双手撑在你头边,居高临下地俯视你。你看见他黑色的双瞳内闪出璀璨金色。




那不是好兆头。


金色是恶魔的颜色。




“我是恶魔和人类的孩子。”他轻笑着,“恶魔们忌惮我的实力,才想在我还没成年时,杀了我。”


他又贴近你几分。


“但是姐姐你出现了。”




少年注视你的伤口。虽然有呼吸起伏,但在他的压制下,已经不再向外冒血。




“我真的,很喜欢姐姐。但你是驱魔师……”


他无限遗憾。


“所以只好委屈姐姐了。毕竟,要得到一个驱魔师,只能封印你的驱魔之力啊。”




得到。


听见这个词,你不可遏制地僵了身体。想翻滚下床,却被他牢牢按住。




少年温柔地笑着。英俊的脸尚未完全长开,神情却无比成熟。




“姐姐别怕……”


他的金眸和你越来越近,轻声喃语,犹如梦幻。


“今晚,我会好好报答……”






[fin.]


-----    -----    -----






黑乎乎的小盖,黑乎乎的少年~~~




遍地都是坑的时候,我居然想开all你的新坑(゚Д゚≡゚Д゚)

评论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