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清荷

甜虐皆喜

【全职】【男神×你】妹妹可食用③

目似荷马:

·兄妹设定


·各种酒后


·义斩篇,内含楼冠宁


·钟待补




  【楼冠宁】




  “天凉了,让王家破产吧。”




  楼冠宁一脸深沉地说道,你却并不买他这霸道总裁范儿的账。




  “别傻了哥,等义斩进季后赛再说吧。”




  “就现在,你还连面对微草的机会都没有。”




  一盆冷水浇在隐士高人BOSS的造型上,楼冠宁抿抿唇。




  宝宝委屈!




  你笑笑,并不安慰他。




  楼冠宁当然不是郁闷这个,大家都是荣耀圈的人,技不如人愿赌服输。




  就如虫爹那一句,真的输了,怨的只会是自己。




  如果不是因为喜欢这个游戏,他们一群壕这么折腾做什么?




  他只是对于你被王杰希带入微草,还在那里大放光彩感到不舒服。




  这都是隔壁老王的阴谋啊!




  楼冠宁深深地觉得自己的头顶或会被种上一片微草!




  爱上一匹野马,而我的头顶有一片草原。




  你对他的各种脑补不予置评。




  终究是太在意了,关心则乱。




  你叹了口气,伸手抱住他,“可我这不退役了嘛?”




  是的,继楼冠宁退役不久,你也没能多待上几年,很快就宣告离开电竞圈。




  电竞确实吃的就是青春饭,想叶修韩文清怎样的坚持,到头来也还是要服老的。他们已经走入了神级的殿堂,但未来总归是要让位给年轻人的。




  当年的老人都陆续离开,今日一聚,自然是把酒言欢。曾经是电竞选手不能沾究竟,后来走上了社会的其他行业应酬却是不可避免了。这会儿旧时同一个战壕出来的队友详见,难道还能再用茶水果汁不成?




  楼冠宁闷闷地应了声。




  他自是不能阻你的。毕竟这事儿说到头还是他理亏。若非他当初跑来玩电竞还安利给你,你又岂会有今日之举?只怕仍是他一个人的妹妹。




  他那时候忙着进军职业,把安利成功卖给你之后就毫无责任心的跑路了,连一点售后服务都不给,成天就围着叶修等大神打转。你好不容易自己摸索着成材了,他却什么都不知道。




  好歹唐柔都有带着你玩儿的!有这么当哥哥的吗!




  照这个理儿你本来应该被兴欣挖去才是,可惜在田里还没呆多久呢,总是上竞技场的你就莫名经常被一个魔道学徒杀得跪下了,次数多了老这么来也不是个事儿,可你偏偏又倔得很,除了多请教之外愣是没咽下这口气儿。




  直到他以微草的名头向你抛出橄榄枝,你才恍然人家是大神,呵呵,欺负人呢!王杰希倒是态度良好,一直带着你玩儿,但到底没透露什么风声。




  进荣耀那么久一直都没人带着你玩儿,这会儿总算有人耐心地教,你没多想就投奔了过去,事后才直到那个人的身份。




  你在训练营待着,慢慢地成熟,后面人员轮换,你便也就这么渐渐走入正式的圈子,那个时候,楼冠宁才知道这个事情。




  他当然不高兴。可义斩又确实不能收你。




  义斩本来就是他们哥几个好友因为喜欢荣耀而任性放下手中的一切跑来玩弄出来的队伍。主力的名单都是固定的,你要来,只能坐板凳。




  与孙哲平的合作是各取所需互利互惠,但是对你而言义斩确实不是什么好选择。高英杰一事充分显示出王杰希是个有多么靠谱的前辈,微草也称得上是老牌豪门,至少也是有能力冲击王朝的队伍。




  而你和其他小草们的表现也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反正我们退了,义斩的发展空间就出来了。”




  这话确实说的不错,义斩之所以一直无法前进不就是因为主力位置被他们这群人卡死了嘛?现在他们退了,这么个财大气粗又前景好的战队,潜力是可以预见的。




  人走了,可是战队却不能说没就没。




  对哥哥也不知道好一点!




  话是这么说,但你要是真因为感情而受到影响他才反而会感到不高兴。




  输的时候也不胜感慨,“他确实带得好。”




  “那是!那可是我们最最最棒的王队啊。”




  #论如何一句话让楼冠宁秒黑脸




  他把你抱在怀中,下巴搁在你肩膀上,一动一动地磨着牙。




  但凡他当初带你一下,也就就不是今日这么个结果,可这话又说回来,他本来就没想过让你走入这个圈子,安利不过是个顺便的行为,当时根本没多想,谁知道呢?说到底还是他自己的锅。




  可他就是不高兴。没没理解他、甚至技术大神、还能和他同台竞技,他当然也很欣喜,可是你的成长,他缺席了。




  你的无上荣光,却不是和他共享。




  所以当你夺冠时,被采访到什么心情,你只是笑笑,然后在记者一头雾水的眼神中戴上戒指高举过头顶,大声对所有人宣布:“将我的荣耀先给你,没有你就没有我。”




  “你,就是我的无上荣耀。”




  说着吻上手背上的戒指。




  差点没把人群中的楼冠宁逼得眼眶通红。




  “那……”你眨眨眼看着他,拉长了声音,“补偿你?”




  “你拿什么补偿我?先说好了,冠军不算。”




  不是和我一起的都不作数。




  “微草的东西也不要。”




  他臭着脸的样子让你一下子笑出来。




  你吻上他的唇,“用我的余生。”




  衣衫半褪至腰间,他把脸埋入你的胸口。




  连喘息也带着浓郁的酒香,像是等待人品尝的佳酿,连带着那些未尽的深情被一并吞入腹中。




  “你是我的。”




  过去,现在,未来,绝不会在彼此生命中缺席。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