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清荷

甜虐皆喜

【全职】【男神×你】妹妹可食用①

目似荷马:

·兄妹设定


·各种酒后


·兴欣篇,内含叶家兄弟、乔一帆、魏琛、包荣兴、魏琛、方锐、安文逸、罗辑、莫凡


·20fo点文包子任意paro




  【叶家兄弟】


  


  “唔……哥……慢一点……”




  你哭着求饶,不过一个虽然温柔地为你调整了一下姿势,但是却没有放过你的打算。




  另外一个貌似听进去了?




  “小丫头不说清楚的话,哥可不知道是在叫谁啊。”




  热气喷吐在耳背上,欲望中的声音带着沙哑,低沉的烟嗓是他的特征。




  “哥别欺负妹妹啊。”




  你勉强睁开眼睛,快感逼得你泪水涟涟,视线模糊,面前的是二哥,比起毫无下限可言的长兄,他显然看起来正气得多。




  叶秋像是替你说话一样开了口,但是动作却愈发激烈了起来,嘴上说的好听,实际上虚伪的不行。




  如果不是他的动作,你会更加感动。




  叶修显然也感觉到他口不对心的动作,嗤笑一声没接话。




  这对双胞胎,半斤八两。




  “知道自己错哪里了吗?”




  “我都成年了……”




  你不满地嘟囔,只是和友人出去喝酒而已,啤酒本来度数就低,还没几口下肚就给这对兄弟逮住了。




  当着友人的面被抓了回去,糗大了!




  两兄弟心照不宣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长兄的声音低低地在耳边响起,带着些慵懒,长久以来被教育留下的威严让你升起不好的预感。




  “看来……”




  “还需要再多教育教育啊。”




  “不乖的妹妹,需要惩罚。”




  【乔一帆】




  “哥……我……”




  乔一帆没有理会你。




  沉默地站在那里,房间里充斥着尴尬和死寂。




  比起生气,乔一帆更加不高兴于你的毫无讯息,他最担心的莫过于你出事。




  当看到醉醺醺的你回来的时候,他终于松了一口气,同时心里升腾起一种恐慌落地后的怒气。




  还有后怕。




  还好你回来了,他无法去想象,这个状态的你,在路上出了点事,会是如何。




  他大概不会原谅自己。




  那个或许无能为力的自己。  




  看着你小心翼翼的模样和被咬出痕迹的嘴唇,他最后无奈地叹了口气,还是原谅你了。




  “不过……”




  他的脸红了红。




  “还是要惩罚。”




  你笑嘻嘻地凑上去,垫脚吻了吻他的唇。




  “当然。”




  他顺势拖住你的后脑勺,你也伸手圈住他的脖子。




  少年的目光温柔却坚定,“我会温柔的。”




  带着珍惜。




  【魏琛】




  哪怕知道你是工作应酬,魏琛也并没有感到多释怀。




  送你回来的那个男人的目光让他不舒服。




  他不喜欢别人用那种眼光看你。




  还有他的态度,就像是对女方家长的讨好,以期认可。




  “男朋友?”




  “怎么会……”




  你倒在床上,发出了满足的喟叹,懒洋洋的连一根手指头也不想动弹。




  “你就这么不让老夫省心?”




  听到你那声音,魏琛浑身一僵。




  虽然自己年轻的时候干过不少混事儿,但就是不想妹妹遭受到一些什么。虽然知道你这是工作需要,但是常年在社会底层看尽世间冷暖的他还是会担心。




  他就你一个心肝宝贝。




  “唔……你不想管?”




  “那我去找别人好了。”




  一个不正经老司机装什么严肃人生导师。




  你的话让他猛地看去,眼中的紧张掩盖不住。




  他知道此刻应该说些什么,但是他就是不愿意,心里的别扭让他开不了口说什么要找个好点的人。




  你很满意他的反应。




  “来。”




  唇上一重。




  淡淡的酒气扑鼻。




  对上的是你带笑的目光。




  “这样还不省心吗?”




  魏琛不是傻子。




  “好像……”




  “更让老夫头疼了呢。”




  一记深吻,一人一生。




  【包荣兴】




  你去相亲回来。




  高档的餐厅,烛光晚餐,西服礼群,鼻尖香水。




  沙拉牛排红酒,虽是标配,却吃的你别扭无比。




  你一边抿着高脚杯中的艳红色果汁发酵物,一边望着窗外。这家餐厅所处的地段极好,不远处就是一条步行街,而这里则是一家位置偏僻但是向外望去江边景色却一览无余的用餐圣地。




  江面上点点光辉,你却有些心不在焉。




  你想起出门前兄长的话。




  “我跟你说,今天你的星座不宜出门,真的!”




  你摆出死鱼眼看着他。




  呵呵,骗谁呢,在知道你要出门相亲之前,他还说今天是你星座出门的好日子,想带你出去玩。




  你本来不想和他提这件事,拒绝他不行,被闹得没办法才无奈开口,青年转头就变了口风。




  我信了你的邪!




  对面的男人长相一般,西装一看就是放了很久或者临时买来的,根本不合身,餐桌礼仪倒还算清楚,只可惜完全不会说话。你维持着脸上公式化的笑容,内心里的井字都快炸到脸上了。




  拒绝了他的相送,你一个人回去。




  他居然还感到颇为满意!还有没有眼力见啦!




  回到家中,包荣兴一眼就看出你的心情不愉快。




  “我都说了吧?今天你的星座不宜出门……”




  他絮絮叨叨地念着,你向来不信这些星座,从小沐浴在科学光环下的你对这些完全不感兴趣,即便是个女生,即便有个迷信这个完全疯魔的哥哥,你也丝毫不为所动。




  甚至感到不喜欢。




  只是……




  你叹了口气,“知道啦,哥。”




  桌子上还放着饭,一点都没有动过,你一进来就发现了这件事情,即便现在很火大,被这样念叨着也觉得很烦,此刻并没有什么心思去理会哥哥的星座学,但也仍旧觉得心下一软。




  你看,没有你,他根本不愿吃饭。




  明明是这样一个被你培养出来定点饿,而且饭量惊人的成年男性。




  刚好你也没心情,几乎没吃些什么。




  “吃饭吧哥。”




  他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




  小有帅气的面容配上这样的笑竟然让你觉得令人心跳得不可逼视。




  你偏过头,不想被发现脸上的红色。




  “所以说他和你星座不搭啊!”




  饭后你们坐在沙发上聊天,听着你抑制不住怨气的吐槽,他如此总结。




  呵呵,你瞥了他一眼:“那哥你的就搭了吗?”




  他竟然毫不犹豫而且极其理所当然地点了头!




  你默默翻了个白眼。




  我就听你胡说八道。




  “可他和你一个星座诶?”




  你本以为他会被你噎住。




  谁知道他却突然凑过来。




  放大的面容和唇上的触感让你愣在原地。




  他笨拙地撬开你的唇瓣,把里面弄得乱七八糟。




  内心明明大叫着不可以,你的身体却像是被施了法术一样完全定住了。




  你缓缓闭上了眼。




  良久。




  他吞下拉出的银丝。




  问题的答案完全出乎你的意料。




  “因为已经有我和你最搭了啊。”




  所以剩下的其他人,都不算事。




  【方锐】




  你一脸戒备地看着方锐。




  就算是哥哥也不能放松警惕!




  或者说,就是因为是这个人,才要格外注意安全啊!




  但是……好累啊……




  喝了酒之后你有些体力不支,并不想在这里和方锐打攻坚战,只想回到床上好好地休息。




  在这之前,赶紧冲个澡。




  “让开。”




  你皱了皱琼鼻。




  站在你面前的方锐却并不打算让开。




  “去喝酒了?”




  你有些微恼,可他笑嘻嘻的态度让你没法发火。




  “嗯,和同学。”




  “哥你让让,我要去洗澡。”




  他挑挑眉,并没阻拦你,可也没有动弹。




  绕过他的时候你一个踉跄,酒后那种头晕的感觉让你一迈步就顿时感到天旋地转。




  要摔了!




  他从后面扶住你。手却很不老实地一只扶着你纤细的腰肢,另一只顺势滑到了你的胸前,看似是冲击所致自然而然,其实你明白这家伙完全是故意的。




  “这种状态没问题吗?”




  热气喷洒在你的耳际。




  没等你回答,他手一用力便将你拉入怀中。




  “还是哥哥来帮你吧,照顾妹妹可是哥哥的义务啊。”




  说着他把你推到墙边,手顺着衣摆就伸了进来。




  手臂一撑衣服就被拉到了胸口的上方,乳.房被胸衣包裹着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发育良好的身材让他顿时发出了一声赞叹。




  “哥!”




  你羞恼地交叉手放在身前,却被他一把拉开。




  他舔上你的锁骨,黏腻的感觉流连不去。




  “有被别人碰过吗?”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你挣扎着却被他压制,他一边抚摸着你的身体,一边呢喃着,平时里充满漫不经心味道的眸中燃烧着让你感到陌生的怒火。




  你感到害怕。




  “哥……”




  你声音里的哭腔让他顿了顿,他抬头掐住你的下巴。




  “妹妹就应该是哥哥的,对不对?”




  漆黑的眼中写着的感情令人又害怕又看不懂。




  却快要喘不过气。




  平时他虽然有些轻浮,但是却很疼你,全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他以为这是你无声的拒绝。




  恶狠狠地吻上你的唇,直到一丝血腥味在交缠的口中彻底晕开。




  一道泪水从你眼角滑落。




  你伸手拦住他的肩膀。




  “没有……”




  你闭上眼,“没有别人,只有哥哥。”




  他愣住了。




  “我喜欢哥哥。”




  “对,妹妹就是哥哥的,所以,哥哥也是妹妹的。”




  你按着他的肩膀将唇印在他的上面。




  他一把将你打横抱起,在你疑惑的眼神中,勾勾唇角,“去洗澡。”




  “哥帮你洗。”




  听说,酒、哥哥和浴室更配哦。




  【安文逸】




  “你醉了。”




  听到你的告白,安文逸叹了口气,下了如是结论。




  你只是依旧傻笑着,内心暗道果然如此,还好喝了酒,被拒绝也不会难堪。




  只是早已有了准备的预想变成了现实,可真到了发生的时候,你仍然还是会难过。




  “骗人。”




  你的话让他一愣。




  你握住他的手,嘟囔道:“哪里冰凉了嘛,手明明是暖的。哪有小手冰凉。”




  “不过没关系,再冷我也会让哥哥热起来的。”




  他哑然地看着对他露出一个甜美笑容的你。




  你抱住他直蹭,“最喜欢哥哥啦!”




  姣好的身材压在身上,柔软的部位叫嚣着自己的存在感,让安文逸不得不面对你已经长大了这件事。




  又联想到你之前那些话,明明是可爱的妹妹的关心,此刻却显得有些意味不明。




  饶是他素来冷静,此刻也有些心猿意马。




  当真是被你蹭出了火气。




  到底是少年郎,经不起撩拨。




  他无奈低头去看你,却被你的神情惊住。




  你边笑眼泪却边流了下来,最后终于无法抑制地哭出来。




  尤其是看到他略带担忧的目光。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温柔呢?明明是这样的我。




  他有些无措。




  “可是、可是……我真的喜欢哥哥啊……”




  “不是妹妹的喜欢,是恋人的喜欢啊……”




  安文逸的内心挣扎。




  他是极其理智的人,因而在赛场上永远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可是有时候仍旧会陷入对于自己的不自信,是叶修发掘了他,也是叶修肯定了他,叶修知道他的才能,而他也给了他的伯乐满意的回答。




  这是他的特质,也是他认为自己唯一稍微可以称道的地方。




  他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所以当发现自己对妹妹有着不应该有的感情的时候,他小心地藏了起来。




  他不想对你不起。




  正是因为爱你,所以他绝不开口,哪怕有一丝可能性,他也不想毁了你。




  沉默是因为爱,拒绝同样是因为爱。




  听到你告白的时候他不欣喜吗?这一定是假话,可他什么也不能做。




  你就这样流着泪。




  但是……




  他狠狠地吻上你的唇。




  将你的泪水卷入口中,拥抱着你。




  有什么,比你更重要呢?




  比起这些其他的东西,他更在乎你。他不想让你受到任何伤害,哪怕那个人是他自己。




  流言蜚语也好,枪林弹雨也罢,都冲着他来吧。




  “我爱你。”




  所以,无所畏惧。




  【罗辑】




  “啪。”你不由分说地将他压在门上。




  罗辑静静地看着你。




  你面色潮红,连眼角都带着酒后不自然的红色。




  你邪笑着伸手捏住他的下巴。




  力度软的不可思议。




  常年的宅男生活让他的皮肤透着不健康的苍白。




  你打量着他,其中那些赤.裸.裸的东西让他感觉浑身发热,忍不住想要逃开。




  怪难为情的。




  你用指腹摩挲着他的面颊,光滑的触感让你留恋不已。他面色平淡,看似毫无波澜,只有乱飞的目光泄露了主人此刻的心情。




  “来,美人,给爷笑一个。”




  果然是醉了。




  你却不待他反应便摘去了他的眼镜。




  他任由你肆意妄为,模糊的视线让他的神经有一瞬间的紧绷,索性距离足够靠近,视野很快便清晰起来。




  他松了口气。




  近视的眼睛像是蒙上一层薄薄的轻纱,雾蒙蒙的看不真切。你不由地伸出手,手指一遍遍地沿着他的眉眼划过。




  竟是看得痴了。




  他被你的眼神看的呼吸一窒,胸口有些莫名的酸楚。




  你一连串的动作把你弄得蒙了,竟是来不及作出什么反应,那个要他一笑的玩笑话也忘在了脑后。




  你却以为他是不愿。




  鼻子发酸。




  还好喝了酒,眼眶红了也看不出来。




  你无不自嘲子这样想,心里的委屈却快要夺眶而出。




  越想越难过。




  他总是这样一幅放任的样子,实际上根本是不在意你吧?




  糟糕,有些情绪控制不住了。




  不想被他看到你落泪的杨蓓样子,你干脆头一伸吻在他的眉间,柔软的嘴唇一路向下,罗辑浑身僵硬不敢动。




  他闭上了眼,任你胡来。




  凉凉湿湿的东西罗在了脸上,唇上软软似是果冻的感觉一触即离,他内心震惊。




  旋即是铺天盖地的喜悦。




  心里那种开心到快要爆炸的感觉……化学激素分泌的太多了。




  他忍不住睁眼看你。




  入目的景象却让他心神一震。




  你勉强笑着,泪水却从双颊滑下,眼神凄恻。




  你将他的震惊尽收眼底,喉咙像是被胶水黏了起来。




  难过……好难过。




  你吸吸鼻子,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




  罗辑紧张地看着你。




  你惨然一笑,声音沙哑:“哥……我喜欢你。”




  “不、”你顿了顿又道,“我爱你。”




  从天而降的巨大惊喜砸的罗辑头晕眼花,他却顾不上这些了。




  “如果你讨厌,觉得我恶心的话,不用勉强的……告诉我就是了,我……”




  你几乎说不下去,啜泣取代了全部的话语。




  下一秒却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不够宽厚,还带着衣皂的清香。




  头顶是他的叹息。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将自己的唇印在你的上面,动作轻柔,小心翼翼。




  良久唇分,他直直地看向你,睿智的目光不仅看穿了那些科学的运转,看穿了那些复杂近似无解的数学公式,更是像要看穿你。




  “别乱想。”




  “我也爱你。”




  你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傻愣在原地。




  他用纤细骨感的手指为你拂去脸上的泪珠。




  接下来的一切都是那么顺利成章。




  “唔……啊……哥……给我……更多、要更多。”




  “哥……啊啊,快了,要不行了。”




  你被他压在身下,后背垫着枕头,白净的大腿交叉着紧紧缠着他的后腰,双手圈着他的肩膀,几乎整个人挂在他的身上,身下的床单皱巴的不能看。




  汗水从他额间滑下。




  迷乱间你脑中乱七八糟的念头闪过。




  “哥……你说我们会不会生出隐形纯合子?”




  他动作一顿,“后悔了?




  “怎么会,”你嘟起嘴,“我是怕你那个最最聪明的大脑传不下去好不好,这么优秀的基因,多可惜。”




  “竟然还有心思想这些,看来我还不够努力。”




  他没有回答你,手上挑逗的动作愈发折磨你仅剩不多的神志。




  虽然是初次,但是他学得很快,极佳的洞察力让他用很短的时间便了解了你的大部分敏感点,因此这会儿你在他的手下已然溃不成军。




  意识彻底涣散。




  一声闷哼之后,房间的声音趋于沉寂。




  他一下下地抚摸着你汗湿的雪背。




  这才缓缓开口:“不会的,又不是达尔文。”




  “更何况,”吻落在眉间,像是蝴蝶轻点花瓣。




  “我只要你。”




  一切足矣。




  【莫凡】




  “咔咔咔。”




  你回来的时候莫凡正在嗑瓜子。




  莫凡放下手中的瓜子,洗了个手坐到你旁边,伸手把你抱到大腿上让你坐着,头靠在你的肩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喝酒了?”




  你的胃不太好,其实不应该喝酒。




  你自己清楚,他也明白。




  可他舍不得惩罚你。




  他一下下轻柔地揉抚着你的肚子,少年的代谢指数高,热力从掌心源源不断地传来。




  “唔……”




  你舒服地嘤咛出声。




  莫凡似乎想到了一些什么不好的事情,眼睛微微眯起,脸色也沉了几分,有些难看。




  楚楚可怜,娇软可爱。




  一想到你这副样子可能会被其他男性看到,他心里就有一股无名之火熊熊燃烧。




  “难受……”




  下手的力度不自觉地重了几分,少年一言不发,可你看着他周身阴沉的气氛直觉危险,缩了缩脑袋,有些弱弱地抗议。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你,眼神意味深长。




  你一个激灵,有些不灵光的脑子也清醒了几分,突然福至心灵!




  智商回笼的你瞬间明白怎么回事。




  你深知略有自闭的少年对你的占有欲有多深。




  你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带些讨好地抱住他的脖子,“对不起嘛哥哥……没有让别人碰到我!”




  他目光中那些酝酿的东西轻了几分。




  你一见大喜过望,赶紧抱住他用脸颊蹭他,“不会了哥哥。”




  然后端正身子用略微迷离的目光看着他,“惩罚我吧,哥哥。”




  艳红的唇在面前一张一合,娇软的声音吐出只对自己说的讨喜话语。




  他唇角微勾,吻上你。




  “如你所愿。”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362)